七月八月读书摘录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有效的管理者必须善于做有效的决策。他们知道有效的决策事关处事的条理和秩序问题,也就是如何按正确的次序采取正确的步骤。


他们知道一项有效的决策,总是在“不同意见讨论”的基础上做出的判断,它绝不会是“一致意见”的产物。他们知道快速的决策多为错误的决策,真正不可或缺的决策数量并不多,但一定是根本性的决策。他们需要的是正确的战略,而不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战术。


所有的被设计出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都有自己的用处,即帮助人们做成某件事情。服务设计也是如此,而我所理解的服务设计不同的点在于设计一项服务更加注重的是以人为中心,整体地去改善系统的体验。


在进行项目的同时,我们还有Critical & Historical Studies (CHS) programme. 这是一门偏重research的项目,我们必须在一年级完成一篇跟你在RCA所做的项目相关的论文。在RCA进行项目的同时,我也把以前零碎学习的知识点进行重新的整合和发展,比如我以前做过一些城市设计,尝试过用大数据作为调研方法进行城市设计。大数据现在在国内很火,特点是取样足,样本量大,可以告诉你整个趋势,缺点在于设计始终还是要回到以人为本,仅从数据理解人的行为是非常难的。而服务设计所做的设计调研样本量小,样本之间差异很大,但做足了“人本”方面的功夫。而通过学习两方面的知识,逐渐形成了我自己的一套调研方法,并最终把这个方法的探索过程写成我的CHS论文。


众所周知,体验设计,交互设计,服务设计很大程度和商业相关。完成一整套服务,一般需要商人,设计师,工程师相互协作。而在我合作的项目中,很明显地感觉到三者思维模式的不同。 商人们做商业模型的时候,往往是设想市场存在一个问题,然后提出了商业模型作为解决方案,他们的商业模型可能符合一小部分受众,但往往模型投放市场以后,发现需求并不如想象的大,甚至根本不算存在。而工程师们善于解决问题,他们遇到问题,会很快想解决方案,有些工程师们还非常喜好钻研技术性的难题。但有时候,他们解决的问题并不是整个系统的关键问题,并可能白白的浪费了最好的时间。


结构很重要,因为服务由许多不同的元素组成。例如,公共汽车服务是车辆、司机、时间表、价格等等的混合体。与产品的组件不同,这些元素并非始终存在 —— 它们在服务的不同时间节点上出现或者消失。


一旦我们通过设计影响行为,我们就可以真正开始影响业务绩效。


这三个元素将分别对应服务设计中的三个工具:第一部分:Movement(动线)构成了 User Journey 的基础;第二部分:Structure(结构)构成了Customer Touchpoint/Organisational Structure/Business Architecture/Backstage的基础;第三部分:Behavior(行为)构成了我们希望服务传递给用户的时候我们希望用户进行的理想反馈。三者结合构成Service Blueprint,即服务蓝图,服务最终传递的图纸或实施方案。


同时需要指出的是,身处在今天这个信息爆炸、技术飞速革新的时代,我们处理和加工信息的速度并没有随之提升得那样迅速。因此,我们依靠这种影响力、这种自动化的方式帮助决策无可厚非。我们需要与这些武器建立盟友关系。与其抗拒武器,不如试着去识破使用武器的人,他们究竟有怎样的目的。如果对方是善意的,那么影响力会带来实际好处,带来双赢;而一旦发觉对方的目的是虚假的,甚至是邪恶的,我们也应当立刻出手,避免自己受到伤害。同时,我们也可以巧妙地利用影响力武器帮助自己达成某种目的。当然,作者也坦言,要想做到正确辨别并不容易,这需要不断的练习,提升自己的识别能力。


以多种形式庆祝多样性是苹果价值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两种,都是常见的思考行动的错误。第一种,只看到了天空,没有深入地思考乌云和雨伞;第二种,想到了乌云和雨伞,却没有很好地把逻辑沟通给要做决定的人。


沟通技巧,主要给大家介绍了「先说结论」「直入主题」「用数据、逻辑说话」等适合职场新人清楚有力的沟通自己观点的方法。


生活本身是杂乱且无序的,要让叙事通顺就要寻找一条主线。意义在这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想要在作品中展示一种风格和自信,需要花费很多时间。


研究是看其他人都已经看过的,想其他人都没有想过的。


最直接的映射才是最好的映射。为人们提供直接操作目标对象的能力是最为简单、精准、符合直觉的解决方案。


可供性并非物体自身所具备的属性,它更多是在代表行为主体与目标对象之间的互动关系。可供性会因行为主体的差异而有所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越发适应于抽象度不断提升的可供性传达形式。


CRM 是对外拓展,从客户管理提升来挖掘更多商机;ERP 则是对内集成,将企业内部运作流程一体化从而缩减内部资源浪费,智能控制成本。